棱皮龟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全世界最有权力的人,也逃不过互联网大资本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精细诊疗优惠 https://m-mip.39.net/nk/mipso_5777893.html

点击上方「升值计」→点击右上角「...」→设为星标?

1

1月8日,美国社交网站推特声明,永久停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个人账号,此时的川粉正在暴动,攻占国会,但川普已经失去了任何对粉丝喊话的可能。

我们忽然发现一个事实,原来的川普的权势,都建立在推特之上,懂王,全世界最有权力的男人,在推特面前,毫无反抗能力,无数国家和政要都拿他没有办法,但是一个推特的审核员就可能终结他和他家族的政治生命,成也推特,败也推特,谁也没想到,不可一世的川普,竟会如此轻易地被互联网大公司「杀死」。

说真的,我不喜欢川普,但是当我们在嘲笑他的无助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,如果川普的权利都能这样被一个互联网公司侵犯,那么我们这些普通人呢?

同样是1月8日,拼多多员工,谭某林选择从长沙27楼的家中一跃而下,选择结束自己23岁的年轻生命,法医到场勘验后确认自杀。而就在此前不久,拼多多一个姑娘在下班路上猝死。

但更魔幻的是,还是1月8日,一个叫王太虚的博主自称《因为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,我被拼多多开除了》,作为拼多多的员工,他解约的原因是因为其在匿名社区发布了「救护车照片」,拼多多的回复是,解雇他的原因不是王某发布照片,而是多次在该匿名社区发布带有显著恶意的「极端言论」。

双方各执一词,且把劳资纠纷放在一边,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,王某是在一个匿名社区发布消息,但是显然,公司通过算法找到他并不难。

半个多月前,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,倒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。他家属在索赔工伤保险时,被告知:饿了么出于人道主义,愿给家属提供元。

而魔幻的是,就在他猝死之后,外卖订单的算法系统还在因为他有4单没送对他进行惩罚,扣钱。

这是至少3起死亡事件,从川普到拼多多员工,还有外卖骑手,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现实,互联网大公司已经操纵了我们的现代生活,上至懂王这样站在世界权力巅峰的男人,中至普通的拼多多员工,下至外卖小哥,所有人的生活、隐私甚至话语权,都部分被互联网大资本操纵了。

大多数人的一切都在互联网算法之下无所遁形,如果需要,互联网大公司可以通过算法轻松找到你,让你社会性死亡。

2

《旧约·圣经》中,在上帝造人之后,人请求上帝:「上帝啊,我们太弱小了。请你再创造一个英雄吧,让他保护我们。」上帝创造了利维坦,这个巨大的海怪,无法被杀死,强大无比,并告诫人类「英雄在保护你们的同时,也会欺压你们,吃你们。」

互联网大资本,像极了一个巨大的利维坦,他们通过先进的算法科技,无孔不入,为人们提供无微不至的服务。但同时,当我们赋予了他们这样的权利之后,他们也像利维坦一样,随时可以吞噬我们。

无孔不入,无微不至,随后而来的是无所不能,无坚不摧。

刘慈欣曾经在《流浪地球》中有一个问题:

「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,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,这墙向上无限高,向下无限深,向左无限远,向右无限远,这堵墙是什么?」

答案是,死亡。

什么是真正的死亡?死亡就是无力,无力感。

这个谜题用空间的形式,精准地描述了人在死亡面前的无力感,而很遗憾,现在面对互联网大公司,就是有这样一种无力感,你在他们面前,无所遁形,也无能为力。

3

美剧《硅谷》里,里查德和他的创业的小伙伴们,试图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,来对抗大公司的中心化的网络。如果说,前几年「去中心化」还是一个噱头的时候,互联网巨头还装模作样扮演一下去中心化的角色的话,现在已经丝毫不加掩饰了,无论国内外,所有的巨头都在中心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,恨不得包办你所有的生活。

打开你的手机,经常用的app不会超过十个,当然这十来个app不是你选择,而是你不得不用。而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来自于大公司。

我现在已经越来越不敢注册新的app了,旧的app能不用的我也尽量卸载了,这倒不是我现在忽然也开始过上什么极简生活了,而是真的不敢了,吓怕了。

我注册的某大公司的影视app频繁秀存在感,而一个招聘app,频繁给我打电话向我推销产品,教育类的一个app更夸张,反复向我推销课程未果后,转而把我的个人信息卖给了另一家公司,换他们继续骚扰我。

我注意到一件事,就是几乎所有的app在注册的时候,都需要手机号。一个人的手机号,基本就是唯一的,一旦你把它交给了互联网平台,你受不受骚扰,怎么骚扰你,就完全取决于平台方是否怜悯你了。

这完全就是一副,你看不惯我,但你就是干不掉我的态度,作为一个个人,我承认我在他们面前,非常无力。

4

互联网大公司曾经描述过一个未来,就是通过互联网算法和系统的改进,可以优化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,让更多的人获得更优质的服务,而我们普通人需要让渡的,只不过是一点点数据。

以前百度李彦宏说过一句话:中国用户更加开放,对隐私问题没那么敏感,在很多情况下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和效率,那么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。

这个「一些事情」就是算法为人类社会提供的高效服务。

然而现实中,这个「一些事情」到底是啥?

1、用户数据侵犯:我们的数据隐私随时可能泄露,连川普这样的人也保不住他的账号。

2、频繁唤醒:互联网大公司频繁给我们发消息,提醒我们该给平台做数据了。

3、大数据杀熟:通过跟踪用户行为和用户轨迹,来精准推送自己的商品,甚至根据用户习惯和消费水平,来浮动价格,精准杀熟。我曾经使用某app订购机票,但是只要我不当场订购,第二次搜索后,价格就会出现上浮。

我非常记得一件事,当年的CCTV还因为带头「领掌」被批评。但是就在11月11日,李雪琴与杨天真等被邀嘉宾在某平台参与了一场直播活动,这场主要销售数码产品的带货直播,场面十分火爆,w人在线,无数粉丝与李雪琴亲切互动。据《深网》的一篇报道,当天结束时万的观众中,只有不到11万人真实存在,其他观众人数都是花钱刷量,而评论区与李雪琴亲切互动的「粉丝」的评论,绝大部分也是机器刷出来的。

这就是他们的一些事情,作为资本,他们有充分的动机用用户数据牟利。

5

互联网大公司是商业公司,赚点钱无可厚非,但是如果他们仅仅拿来赚钱就好了。年《人物》有一篇报道,描述了外卖骑手的问题。他们发现,虽然没有流水线那种有形的生产管理制度,但是骑手无时无刻不处于算法系统无形的监督控制之下,并没有真正的自由。

同样是年,饿了么试图推出一个功能,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吗?把本来应该用算法和系统解决的问题,推给了用户。

显然,互联网大资本许诺的高效配置资源的未来还没有看到前景,但是高效甩锅把问题推给用户已经部分实现,而且他们有充分的动机选择这么做。

最终的结果,就是在互联网大公司的算法控制之下,外卖骑手必须冒着更多风险卖力工作,而用户和骑手也更容易起冲突,唯一的赢家是互联网资本,算法成了虚拟的神。

而最荒诞的一幕就是开头我们提过的,外卖骑手死后,算法依然在扣他的钱。

年,某社交平台封禁了一个男子的账号,一男子因被封号影响做生意,多次申诉无果坠楼身亡。

站在旁观者立场,我们很难理解他的死亡,但是站在他的立场,他的所有生意、他的金钱,甚至他的信用都建立在这个社交平台之上,失去了这些,就失去了一切。

6

互联网的自肥也暂且放到一边,令人不寒而栗的是,这甚至不是互联网大资本的有意作恶,而是他们的权力实在太大。

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事实,我们的互联网越来越中心化,今天的抖音比CCTV还强大,百度比所有教育机构还强大,支付宝比任何银行都要强大,但这些公司却是彻头彻尾的以利润为导向的组织,他们拥有的权力,远远大于他们承担的责任。互联网大公司正在越来越多的扮演类似警察的角色,甚至取代一部分公共职能。

我们想象一下,被社交媒体封禁相当于什么?对商户而言,封禁3天相当于停业整顿3天,对川普来说,相当于无期徒刑或者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我无意评判这两种行为的对错,但我想提醒的是,这本来是国家和公共事业部门的职能。

所有的公共事业部门,它们经过几千年演化至今,当它承担这一部分社会职能的同时,也必须接受社会的监督,并不以获取利润为目的,同时还有其他部门的掣肘和制衡。但是互联网大资本并不如此,一方面它们确实已经在提供这样的公共职能,但是另一方面它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对用户进行敲骨吸髓式的掠夺,而不受任何监督和制衡,而重要的是,你还根本离不开它。

你可以想象一下,如果任何一个互联网大公司倒下,一个大型的城市,可能会因此停摆。

7

《千与千寻》里,汤婆婆统治的油屋,有无数青蛙为她工作,来到这里为汤婆婆工作的人,就要失去自己的本名。在这里的人昼夜不停,像奴隶一样为汤婆婆辛苦劳作。但是比油屋更恐怖的是外面的世界,油屋所在的神界,有各种各样的规矩,其中最大的一条,就是不工作就会消失,所以白龙提醒千寻一定要工作。所以在油屋你就要像机器一样运转,不在油屋你就会消失。

对现实里的很多年轻人来说,进入互联网大厂,也是可以向同龄人炫耀的骄傲。我们现实中的互联网大厂,也会取一个花名,你在这里只有一串工号,一个花名,在这里,你要努力地为KPI而奋斗,同时也被异化为工具。

而互联网的高速发展,实际上已经让财富飞快地向互联网和它背后的资本迅速集中,不进入大厂,某种意义上,就是失败了。

这就形成一个吊诡的局面,在互联网资本的高效运转下,进入大厂,对人的异化随时随地都在发生,而不进入大厂,「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」的焦虑就立刻抓住了你,无论是否进入大厂,无力感都伴随着年轻人。

8

《赛博朋克》这个游戏有一个有趣的细节,游戏中的打车公司德拉曼公司没有董事会,这个公司的拥有者是老德,老德是谁呢?老德是电工、司机、客服、经理、后勤、维修、公关、商务,他也是公司唯一的股东和实际受益人。

赛博朋克里,已经实现了全自动资本公司,AI资本主义。赛博朋克的世界里,垄断大公司资本控制了人类社会的一切。

这是互联网大公司发展到极致的未来吗?我们不得而知,但我们知道,不受监督的互联网数据中,不再需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。

赛博朋克的经典电影《银翼杀手》中,人类至少还可以当银翼杀手猎杀仿生人,这至少说明,赛博朋克还有社会规则这种东西。但恐怕其实在真正的数据利维坦之下,根本不需要人,所有的人性都将消失在雨中。

我忽然懂了《银翼杀手》中的那句台词:

我曾见过你们人类难以置信的情景,我目睹了战船,在猎户星座的边缘中弹,燃起熊熊火光,我见过C射线,划过「唐怀瑟之门」那幽暗的宇宙空间,可所有的瞬间,都将湮没于时间的洪流,就像泪水消逝在雨中,死亡的时刻,到了。

参考文献:

1、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;

2、《利维坦的道德困境:早期现代政治哲学的问题与脉络》,吴增定;

3、《互联网伦理:信息时代的道德重构》,迈克尔J·奎因

END

推荐阅读

《寄生虫》是拍给中产阶级的恐怖片

十年寒窗苦读为什么赢不过几代人的努力?

中产家庭兴趣班鄙视链:你不懂上层的资源,也不懂下层的拼命

加我私微:shengzhiji

注明所在地+职业+名称更容易通过

升值出品,必属精品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